他還有兩段故事想與讀者分享
  其中一個是他在管城公安分局工作期間意外發現日軍侵占鄭州時關押抗日誌士的水牢
  昨日上午,熱心讀者李海生致電本報,在9·18這個特殊日子到來之際,想展示一下他多年來收藏的日軍侵華的各種物證。他專門搜集了一些日軍侵略鄭州的珍貴照片及抗日的特殊文物。而且,他還有兩段故事希望與晚報讀者分享,故事中的建築都不在了,但那些沉重的往事,不能因為它們的消失而被遺忘。 鄭州晚報記者 張翼飛 文/圖
  “老鄭州”的珍藏
  花瓶、硯臺、煙標、老照片……
  銘刻著抗日的錚錚鐵骨和不屈精神
  李海生,今年70歲,鋼琴教師。1948年,父母帶著他和哥哥舉家從新鄉來到鄭州。他喜歡收藏,抗日紀念品是他重要的收藏內容。
  在李海生的鋼琴教室,鄭州晚報記者見到了他有代表性的部分藏品。
  一個大花瓶:正面是祖國的大好河山,後面是充滿豪情壯志的抗日宣言:黨國同仁,毋必精誠團結,共赴國難,抗擊日寇,收復河山!落款是民國二十六年。
  一個硯臺:上面刻著4個大字:抗日除姦。有意思的是,硯臺上還刻著“長野少尉”的名字。李海生分析,這個硯臺是被這個日軍少尉搶奪的,後來又被抗日隊伍繳獲,便刻上了這樣的字。
  一個煙標:牌子是“李香蘭”,特別註明是“大勝利煙絲”,最醒目的是“國民抗戰”4個大字,以及正在炮擊日寇的戰士和紅旗的圖案。
  一本名叫《罪證》的畫冊:其中選取的都是日軍侵華期間隨軍記者為炫耀他們的戰績,所拍攝的照片,分別來自於《支那事變畫報》、《支那事變寫真集》、《大東亞聖戰海軍作戰寫真集》等日軍內部刊物。當時他們的所謂“武功”,如今都成為了罪證。
  在這本遍及中國各地的侵略寫照中,有不少關於河南包括鄭州的記錄。記者曾經採訪過一些專門收藏此類老照片的收藏家,但這裡面的“進攻常莊”、“直逼隴海鐵路”等照片,還是第一次見到。
  “老鄭州”的兩段故事
  “酒井特務隊”里陰森的水牢
  1964年到1965年,高中畢業的李海生曾經到管城公安分局工作過,他當時負責看管拘留室。當時分局的建築非常考究,地板不知是什麼高級石材,非常光滑能映出人影。據說,這裡曾經是1944年4月日軍第二次侵占鄭州時的著名的“酒井特務隊”。
  當時,分局一棟大樓下麵有地下室,其中有5間牢房。李海生掌管著所有牢房的鑰匙,有一天他挨個巡視,走到正中間的牢房開門進去,不經意間,發現牢房牆上還有一個不太顯眼的暗門。他用手中的鑰匙試了一下,有一把鑰匙居然打開了已經生鏽的鎖!
  推門一看,他吃了一驚,裡面黑糊糊陰森森的,面積不到10平方米,但有半人深的積水,他突然明白了,這是一個水牢!他把這件事向分局領導彙報,領導告訴他,這確實是個水牢,應該是關押抗日革命志士的。
  據歷史記載,1944年,日本酒井特務隊從開封遷到鄭州,隸屬憲兵隊。這個特務隊的頭目叫酒井勇一,故稱酒井特務隊。隊部設在現管城區清真寺街20號,內有一個地下室,成了特務隊的牢房。
  鄭州晚報記者向現在的管城公安分局宣傳工作人員求證,得到的答覆是:這個水牢之前確實存在,但後來拆掉重新建了房子,現在下麵什麼都沒有了。
  上過法國人的明信片
  卻毀於日軍轟炸的“開元寺塔”
  李海生還說起,同樣在1944年,日軍飛機在鄭州狂轟濫炸,毀掉了上過法國人的明信片的“開元寺塔”。
  唐開元元年(公元713年),在鄭州建開元寺,面積約有540畝。寺內有一古塔名叫舍利塔。塔高50多米,為八角13層樓閣式建築。1851年,太平軍在開元寺和清軍鏖戰,清軍燒掉了塔內的木梯,塔遂成一空塔。清同治年間再次重修。
  1944年春,日軍進攻鄭州時,把開元寺塔炸掉了一半。在塔內躲避戰火的30多位民眾也同時罹難。從此,開元寺塔變成一片廢墟,並逐漸消失。
  (原標題:紀念9·18,“老鄭州”曬日軍侵華物證 他還有兩段故事想與讀者分享其中一個是他在管城公安分局工作期間意外發現日軍侵占鄭州時關押抗日誌士的水牢)
創作者介紹

halloween

ghannux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